weibo@栩原_
豆瓣阅读:栩原

[韩彬/关宏峰] 刺透黄昏

剧透注意。韩彬的背景来自于《刀锋上的救赎》

——


意外吗?

不意外。

韩彬从远洋酒店出来,皮肤上留着沐浴露的气味。街上的行人在漫天大雾中褪色而模糊,他也跟着一块儿模糊了。

这是个杀人的好天气,太阳悬在头顶,却没有光,真相将随着白色浓雾一起散去。韩彬站在雨棚下的角落,监控无法触及的地方,清洗一新的头发深处还有一些湿气。头发比平时长了,衣服也粘在尚未完全干爽的身上,眼镜片表面挂着一两滴水珠,都不是好兆头。他的双手始终留在外套口袋中。

他发现关宏峰,是下一个瞬间在转折后的巷口。前长丰支队队长站在烟酒铺子旁边,背后是一间炸酱面馆。目光交汇。关宏峰看见了他何时走出酒店大门。问题是,韩彬思...

[叶修/王杰希] 溯游

一直想写一篇大眼视角

——


他不缺冠军。国内的冠军拿过两个,几年之后,还会有个世界冠军。冠军这东西,在某种自嘲的情景下,一次也就够了。有和没有是分水岭,一次还是十次,是吹嘘的资本。两次冠军之后,他在考虑什么?以这种情景来想,他觉得叶修的想法是好把握的。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得到呢,这种痛苦是微不足道、一笑置之的。就像叶修此刻在这儿徘徊:他有三连冠了,有王朝。尽管这一切存在变幻多端的鄙视方式:譬如游戏节奏不一样啦,职业联赛是越发展水平越高、初期的冠军根本不算数啦,嘉世这种队伍算不上现代队伍啦——总之,王杰希感受到,叶修觉得有必要重新证明自己。如果他不这么做,在这个尴尬的年龄,他能去哪儿、做什么...

[喻文州] 白海岛旗

不知道我为啥写了个这(喂

——


“……测服版本中,碰撞机制尚未完善,导致一些匪夷所思的bug。现仅将笔者测试并证实部分的罗列如下,希望官方予以重视。笔者水平有限,若有增补,请在回帖中提出。”

——野外地图:白色海域。

西南方坐标(132,28)处L型岛礁可摧毁部分被部分职业破坏后仍无法通行的问题。

坐标(108,56)处部分职业可穿过缝隙的问题。

坐标(77,43)处空气墙问题。

天亮了,喻文州对着网页编辑框和笔记分别看了一会儿。他怀疑那字是不是自己写的,过于工整了。现在时间等着他。他起来伸了个懒腰。外面的海风穿过门槛,屏幕上的帖子不是他今天的工作。他不需要干这个。喻文州感觉...

[唐棠/陈长生] 长生川

琉璃坊外有一名年轻男子,提金长袍,腰间三尺青锋,容姿俊美,面含黑气。此地有些人识得他。汶水巨贾唐家长房独子名棠又自名三十六,唐三十六惫懒怠惰、玩世不恭、口无遮拦,就是他的名声了。他垂着手从琉璃坊出来,五彩金玉帘自他面上叮铃铃地拂过,手臂似有伤,始终抱着。东家曳着一条腿拱手唤他:“大少,无非是些名贵什物,你细说说,我们总有法子寻的。这里已非常人所知,难道出了琉璃坊,你还有旁的去处寻么?”

唐三十六道:“我见过的东西,哪儿用的着你们找?我没见过的东西,问你你却不明所以,可见你确实不懂。我朋友命在旦夕,我不在这会儿说不准他又去哪儿乱来,我一刻耽搁不得。”

“可是大少,你面色不佳,身带毒伤,天大的...

[孙翔/周泽楷] 星期六的晚上

 @NADPH 点的生贺

——


星期六的晚上。大致上是怎样的声音,一言难尽。起初是自动洗衣机滚筒旋转,然后是人的脚步,孙翔的地板下面是健身房。黑夜眩目的气味从江边渗进来,他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半夜他下了楼。玻璃门关着,洗衣房内的噪音更清楚了,黄灿灿的、安着玻璃的墙面这一侧周泽楷在跑步机上跑步。所有的灯都为他开着走电,连外面地毯上方的走廊也是。孙翔在渐进的照明中眯着眼睛。周泽楷先把衣服扔进洗衣机里,之后跑步,等结束的时候衣服也洗完了。

孙翔有女朋友那阵,他晚上出去开房,凌晨4点把女朋友扔下,回基地上游戏。那时训练室里风景最好,天色晦暗而晴朗,没有人打扰。他们的作息不受...

[晴明/八百比丘尼] 春山烂漫

插播一小发阴阳师

——


她在他的庭院之中。

旁边落着几张符咒,洒着几片花瓣。院子前头有一条桥,桥上挂着七五三绳,大凡轿子经过,纸垂飘起,总要弄出点动静。活人的动静是温热的,顺着春风吹到院子里。空气里充满暖意。晴明是个活人。晴明不怎么怕冷。假如怕冷,就不能和妖怪打交道。

妖怪不一定面目可憎。有的妖怪美艳动人,善于捶腿揉肩;有的妖怪意志坚强,修行不辍;有的妖怪跟小孩儿似的。晴明驱使妖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不失为一种游戏。但这仅限于晴明的庭院。他的院子十分热闹,从早到晚洋溢着快活的笑声。

“今天没有客人。”

“那个三更时乘着轿子经过的小姐是不是客人?”

“哪有小姐三更来访?”

“...

[叶秋/叶修] 老大

非cp文

——


空气里有股咸味,闷热。叶秋睁开眼,海浪的声音拍打着窗子。他身上盖着条灰蓝色的毯子,T恤下面粘着一层汗。墙上的钟是七点,他醒得不早不晚。前一天熬到半夜,没睡够,也不够时间再睡。他在床上折腾了一会儿,打开手机回了几封邮件,然后直着腰坐起身。

叶秋隔着木栅格窗架眺望着山下的海面。他在海滩的最高处,海是一重重在巨大的白色天际下戛然而止的波涛。灰色的边缘缓慢地向着他动,消失在岸上,下一个再涌上来,无穷无尽。景色好得很,叶秋想,但愿我真是来度假的,吃了睡睡了吃,其他事一律不记得。

客厅的书架旁坐着一个跟他长得一样的人,那人正对着笔记本电脑。拖鞋底落在楼梯板上,叶秋下楼的足音使他...

[叶修/王杰希] 树叶的一生

*本文8赛季前,前期叶修统一作叶秋

*一点也不严肃()如果有朋友知道标题的梗别戳穿我((

——


冬天的街道和其他三个季节是截然不同的两样景色。有时候秋天结束得早,春天来得晚,小半年地割开了这种差距。差距的来源是树叶茂密或光秃秃的、只有漆黑枝条的行道树。夏天绿意葱茏,这时冬天跟假的一样。过个把月又要翻个面。外面总是以如此刻度标记着时间的流逝。因而当一瞬间置身于故乡的盛夏时,望着枝头所剩无几、摇摇欲坠的叶片,叶秋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他恰恰站在树下,一片翠绿的扁圆叶子擦着他的头顶掉下去,落在树根旁边的泥土上。

泥土泛着雨后的腥味。广告牌上张着微草本赛季夺冠的海报。夺冠对叶秋是上辈子的事了。...

© 逗汉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