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时候写作有时候画画的人,这里放同人和一些超短篇,也可能会更新长篇的消息
图站主账号
wb@栩原_

现代艺术家的诞生

/


李安德给弄进去了。张陆管这事叫“捐”进去,李响叫蹲号子,他俩是他尚在人间时的朋友,各有各的说法,那都是李安德遥远记忆里的香灰。

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在这儿,也不记得进来之前的事。他这间房左右有两个邻居:一个英俊的哑巴,成天一声不吭;一个眼镜像瓶底厚的知识分子,很有文化的模样。可能他们两个什么地方同张陆与李响各有些像,所以李安德还记得那两号人物;也可能他只记得这四个人物,才牵强地认为他们各自很像。

哑巴姓周。除却每日两班辛勤的劳作,周哑巴什么也不做,李安德心想这样的生活没意义。知识分子姓赵,赵知识总是神秘失踪,不去干活,李安德害怕他这样逃离劳作,迟早要被捉去砍了。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

[麦克雷/安娜] 希望有一天你能明白

/


无论岁月把这个满身烟味,偶尔意兴阑珊地走出基地,独自穿过沙漠找酒喝的男人变成什么模样、何种身份,在安娜眼中,杰西·麦克雷都是个毛头小伙子。而当她回到战场上,再度见到这个小伙子的时候,他已年近四十,变得懒散不堪。安娜也早早意识到了自己的衰老,她手上的枪再也不比当年快。

她看到他下了车,离开大路,直着向酒馆走来,进门前忽然回头张望,又向坐席里扫了一眼。她正坐在吧台边,将同女儿法芮尔的合影收回皮夹。

麦克雷在她的身边坐下,要了一扎啤酒。他壮了一点,也晒得更黑。

“你刚才在看什么?”安娜问。

“没什么,可能是多心。”

“雇佣兵的职业病?”

麦克雷笑了一声:“您现在不

[南无生/苏蓉蓉] 雨船

*有主线剧透(到麻衣教结束)

——


她说带有趣儿的东西回来,可能是幅画,可能是把扇子,可能是柄伞。他和她都知道,他不觉得什么东西有趣儿,这只是个徒劳无功的约定。

她不甘寂寞,要出门去,有时也回来。她离开江湖,像尾用肺呼吸的白鱼,要是不用些力气,就没法儿活着。所以她回来的时候,不介意在半夜依偎着他,坐在码头上徐徐风间。那篷船的水影是晦暗一缕,倒立江边,自始至终未开。

她从不问,他每每站在这儿,擎着油纸伞,眼中看的是什么。过路的侠客或许多一句嘴,或许在船边站一会儿,但这事情终究太无聊了。

她这次回来,身上隐有一丝郁金香的气味,她喜欢,也携惯了这气味。她的一弯眉是润的,温柔的雨水宿着她...

[忍足侑士/白石藏之介] Trance

13年旧作回档

——


1


白石推开门进了他们那间十几平方的宿舍,现在他对忍足会出现在里面感觉见怪不怪了。而忍足也并不回过头来跟他客套。问好、寒暄,那大略是他们大一的时候常常会做的事情。现在白石脑子里写满了解剖课上一刀子下去沾满了混合着不知道是福尔马林还是血液的混合物,更何况下刀的对象死了不知道多久——他有好好念佛,老师说新鲜的合法的尸体很难弄——所以他决定忍。

这一路上,他注视着生机盎然的春天,浪漫从他脑中丝丝剥离,哪些植物能下药,哪些用作麻醉,过量成为毒品。春天在他眼中变成了这等模样。他一路背完了植物图谱,在宿舍还是洗手间的岔路口犹豫了一下,拐进宿舍。屁股还没沾上床,胃就扭曲...

之前换号写了篇恋语的许言连载,已完结,有兴趣的盆友可以戳这里开始阅读。

[许墨/李泽言] 私人研究(完结)

梗概:

超能力引发的副作用开始困扰李泽言,他不得不求助于一名开私人诊所的医生。这名医生正是曾因李泽言撤资而被迫停止研究生涯的许墨。

目录:1 2 3~4 5 6 7 8~9 10 11 12~14

[周棋洛] 密文背后

一视角,叙述者周棋洛的直男苏粉,包含cp周棋洛×女主

——


我来这儿的第一天,他们告诉我,我的投名状三秒钟就被大神打穿了。他们这儿的人都爱这么说话,破解不叫破解,叫打穿,装模作样的,好像手里真拿着把枪似的。

我问:哪个大神,这么牛?

接待我的小男孩假装老成,拍拍我的肩膀:Key。

哦……我恍然大悟:Key是谁?

“Key都不认识,你搁哪儿混的呀?滚滚滚。”

后来我就见到了Key。他们说被大神打穿是种荣幸。

Key挺年轻,也许比我还小。在黑客这行混,天才就跟市场上卖的大葱一样,哪儿都吊几捆,得摆正心态。Key穿着连帽衫见人,教人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瞧见半...

[原创/现代] 雪中的赌约

“每年十一月,一到冬天,他的精神状态就很差,睡不好觉,常常被自己的梦吓醒。他不喜欢阳光又忍受不了太长的黑夜。”罗韩说,“一个人到了那种程度,你是拦不住他的。”

“他吃药吗?”

“有时吃,有时不吃。”

“他多大年纪?”

“六十……差不多六十五岁。”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两三年前。”

“营地刚建好的时候。”

“对。”

“后来你不得不陪着他。”

“没错。”

“你是不是要解释,”余斯廷脑海中回荡着鲜明的影像,雪地里尸横遍野,“是令尊安排你做这些事。”

“我没必要解释。你现在就能逮捕我。”

“你跟我两个人在这种深更半夜、天气烂到连电话都打不出去的日子——困在这鬼...

[韩彬/关宏峰] 刺透黄昏

剧透注意。韩彬的背景来自于《刀锋上的救赎》

——


意外吗?

不意外。

韩彬从远洋酒店出来,皮肤上留着沐浴露的气味。街上的行人在漫天大雾中褪色而模糊,他也跟着一块儿模糊了。

这是个杀人的好天气,太阳悬在头顶,却没有光,真相将随着白色浓雾一起散去。韩彬站在雨棚下的角落,监控无法触及的地方,清洗一新的头发深处还有一些湿气。头发比平时长了,衣服也粘在尚未完全干爽的身上,眼镜片表面挂着一两滴水珠,都不是好兆头。他的双手始终留在外套口袋中。

他发现关宏峰,是下一个瞬间在转折后的巷口。前长丰支队队长站在烟酒铺子旁边,背后是一间炸酱面馆。目光交汇。关宏峰看见了他何时走出酒店大门。问题是,韩彬思...

[叶修/王杰希] 溯游

一直想写一篇大眼视角

——


他不缺冠军。国内的冠军拿过两个,几年之后,还会有个世界冠军。冠军这东西,在某种自嘲的情景下,一次也就够了。有和没有是分水岭,一次还是十次,是吹嘘的资本。两次冠军之后,他在考虑什么?以这种情景来想,他觉得叶修的想法是好把握的。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得到呢,这种痛苦是微不足道、一笑置之的。就像叶修此刻在这儿徘徊:他有三连冠了,有王朝。尽管这一切存在变幻多端的鄙视方式:譬如游戏节奏不一样啦,职业联赛是越发展水平越高、初期的冠军根本不算数啦,嘉世这种队伍算不上现代队伍啦——总之,王杰希感受到,叶修觉得有必要重新证明自己。如果他不这么做,在这个尴尬的年龄,他能去哪儿、做什么...

[喻文州] 白海岛旗

不知道我为啥写了个这(喂

——


“……测服版本中,碰撞机制尚未完善,导致一些匪夷所思的bug。现仅将笔者测试并证实部分的罗列如下,希望官方予以重视。笔者水平有限,若有增补,请在回帖中提出。”

——野外地图:白色海域。

西南方坐标(132,28)处L型岛礁可摧毁部分被部分职业破坏后仍无法通行的问题。

坐标(108,56)处部分职业可穿过缝隙的问题。

坐标(77,43)处空气墙问题。

天亮了,喻文州对着网页编辑框和笔记分别看了一会儿。他怀疑那字是不是自己写的,过于工整了。现在时间等着他。他起来伸了个懒腰。外面的海风穿过门槛,屏幕上的帖子不是他今天的工作。他不需要干这个。喻文州感觉...

1 / 2

© 栩原 | Powered by LOFTER